现在是 2019年08月26日

星命总括

分类: 

提要
《星命总括》三卷  术数类五 命书相书之属
臣等谨案《星命总括》三卷,旧本题辽耶律纯撰,有纯原序一篇,末署统和二年八月十三日,自称为翰林学士,奉使髙丽议地界,因得彼国国师传授星躔之学云云,按统和为辽圣宗年号,《辽史•本纪》其年无遣使髙丽事,其二“国外纪”但称统和三年,诏东征髙丽以辽泽沮洳罢师,亦无遣使议地界之文,辽代贵仕不出耶律氏萧氏二族,而遍检列传,独无纯名,殆亦出于依托也,《文渊阁书目》载有是书一部,不著册数,《菉竹堂书目》作五册,又不著卷数,外间别无传本,惟《永乐大典》所载始末完具,然计其篇页,不足五册之数,或叶盛所记有讹欤,中间论议精到,剖析义理,往往造微,为术家所宜参考。惟所称宫有偏正,则立说甚新,而验之殊多乖忤,盖天道甚远,非人所能尽测,故言命者,但当得其大要而止,茍多出竒思曲意,揣度以冀无所不合,反至于窒塞而不可通矣。术家流弊,往往坐此。读者取其所长而略其繁琐可也。乾隆四十六年九月恭校上
总纂官  臣纪昀  臣陆锡熊  臣孙士毅
总校官  臣陆费墀


 


【原序】
大辽统和二年,翰林学士耶律纯,以议地界事奉国书使於髙丽,辽东至其国,颇闻国师精於星躔之学,具重币设威仪求见,屡请不从。
一日自请於髙丽国王,曰:“臣奉国书来此,稔闻国师富於道徳星命之学,愿借玉音,得遂一见,以请所学何啻昌黎之遇大颠也。”国王遂命一见。 
既见之後,往复数回,前请曰:“微生跧伏北方,闻国师深於星命之度,今日天幸得瞻毫相,愿北面从师,闻以一二,以耸北方之学者,亦是三生夙昔之幸,不知可乎?”
国师曰:“何不可之有,但学士平生论学,有何所得?吾与学士从长商榷而已,何以师为?”
曰:“肤学得於生尅制化之外,亦有十条,前有六条看根本,後四条看流年,其一曰:太嵗尊神,加临管摄。其二曰:无中有曜,弱处髙强。其三曰:得经失次,细辨盈虚。其四曰:身傍母吉,傍鬼者凶。其五曰:同宫千里,异宫尺寸。其六曰:党母福多,藏鬼祸大。其七曰:元守虽详,流年犹急。其八曰:当生变曜,流年变星。其九曰:限倂诸煞,贵禄不临。其十曰:流年诸星,无忽柔曜。此十条者各有详注,未审如何?”
国师曰:“十条之说抑末矣,本之则无,今学士谈星,根本以宫主为重耶?度主为重耶?” 
曰:“得於平昔之讲明,以宫度兼论不可用一而废一也。”
国师笑曰:“宫度兼论,吾恐子於星度胷中不能自断,何以断人之祸福也。且如命躔丑宫之牛度,宫土度金,限行遇火一生一尅,何以为断?又如命坐寅宫尾火度木宫,大限行遇水一生一尅,何以为断?於祸福何慿?”
遂再进曰:“愿弃所学而从师求教。”
师曰:“吾尝以近世谈星者,言宫不知度,言度不知宫,二者胥失矣。吾於海上异人授我,以偏正之垣於二十八宿之中分之,曰一太阳、五太隂、六木、六土、六水、二火、二金之说,学士曾闻之乎?”
曰:“未也。”
国师曰:“人生於地,日月五行见於天,其生值此七曜之吉,则一生享福安荣,遇七曜之凶则一生廹忙,百不如意。日月五星其为物也,於天地间最大,於天下万物,日主昼,月主夜,乃天之眼目也。在天有五星,在地有五行,人生在世,五者一日不可缺。观星谈命苟不知此,根本则为徒然徒学。宫度兼论之术,何以决人之祸福?故十二宫有偏正之垣,子宫以虚日鼠为正垣,鼠乃子垣之宫神,非正垣而何也。丑宫牛金牛;寅宫尾火虎;卯宫房日兎;辰宫亢金龙;巳宫翼火蛇;午宫星日马;未宫鬼金羊;申宫觜火猴;酉宫昴日鸡;戌宫娄金狗;亥宫室火猪,皆本宫之正垣。此为千古不易之论,此谈星之大根本,可不尽知要妙哉。所谓一太阳者,太阳君象天无二日,民无二主,惟星日马乃太阳之正垣。五太隂者,后妃之象,后妃嫔众多,宜太隂之五也,故以鬼金羊为太隂之正垣,其馀张心危毕月皆偏垣之月也。六木者,寅宫尾火虎,亥宫室火猪为木正垣,其馀斗、奎、井、角、皆偏垣之木也。六土者,子宫虚日、丑宫牛金为土正垣,其馀女、氐、胃、栁、皆偏垣也。六水者,巳宫翼火、申宫觜火为水之正垣也,其馀箕、壁、参、轸水皆偏垣也。二火者,卯宫房日、戌宫娄金为火之正垣,二金者,辰宫亢金、酉宫昴日为金之正垣。天地之间,水木土随寓而有,随所居而可得,木满山林,土满寰宇,水满江河,随处皆有,至於金火,则不可多得焉。只有二火、二金使金火,如木、水、土之多,则天下尝有持刄縦火之患耳,岂不为世道忧。吾有偏正垣七政论,幷日月并明说,计八篇。又有二百字真经、二十五题详於学士。十条者,学士所举十条,人常闻常知也,吾之诸论,其金火者人所未闻未知也。今以授子,子欲行之,当誓於天地鬼神,不可轻泄。此天机玄妙,吾得海上异人所传而未尝泄,今子得吾之所传,若不寳而重之,必招谴於天不可逃也。”
乃对师焚香设誓,三日後,国师遂以诸论八篇与夫二百字真经二十五题授之,百拜而寳之。

大辽统和二年八月十三日耶律纯自识
《星命总括》 卷上 辽 耶律纯撰
二十八條斷例
四正宫神,互相管攝。四正者,如日之虚、房、星、昴;木之角、斗、井、奎之數,互相管攝。凡㸔星辰,先看主星落何方?有何生尅制化。若論凶吉,合依星辰而斷。

同宫千里,異宫寸尺。且如子上立命女、虚、危,雖是同垣,何止千里。若危十一、危十二立命,亥上危十三、十四,有尺寸之隔,此何可以異宫論也。他倣此。
二母爭權,姑恤大過。如木命見水孛或臨本宫三合,獨見方為福。若同見二母爭權反為禍,餘倣此。

一星得地,初無二用。或土宫立命,或命主土星在别處三合見火生土吉,設若三合火見金,火性炎上,便去尅金,却不能生土,餘倣此。
水火相戰,其勢俱敗。如水命火同在命,或三合或十五度之内相照,雖火受水尅,我亦不寧,其勢俱敗,餘倣此。

日月爭權,到底無光。如日為命主,夜生本無光,或與月同宫,或見三合月為命主晝生本無光,與日同宫,或合照,是自爭權無成於福氣。
禄嫌衝破,衣食艱難。如甲生人禄在寅,立命在申,禄當頭為命衝破,終是艱難奔走,限逢之亦然,餘倣此。
馬忌空亡,衣食奔波。如己巳生人馬在亥,行限至此,或命身值此,更加以凶星守照,畢生受困,餘倣此。

母主無權者,福氣不大。如命在子土為主,限行遇火,或三合為水孛所傷,其母受尅,子必無力,福氣不大,他倣此。

向前得力,令後無功。如命在亥木為主,行子限三合見一水,單行必巳發福,若又行限到辰,再見水孛,必無再發之理。

若是無形,終難有力。五星乃有形,餘氣無形,五星相尅,此理甚明,如氣近土孛近火,乃餘氣侵克,其力終緩,或戌上立命,命主火星在子,金水同宫,辰上雖有氣,亦難制水尅火之虐,况子宫水旺之地,其火受尅不淺,以此合言天命,他倣此。
黨惡則亂,制惡不行。如木命行限,遇金本自受尅,加土計臨三合助威,為殺愈重,若同火羅,則制其金,惡不行矣。
獨陽不生,孤隂不生。若男人命,遇太陽居四正為得地,左右無吉星三合,又無助,為獨陽不生。女命遇太隂居七强,亦得經入廟,三合皆無吉助,為獨隂不生,為事多尅無成。男命看四正,女命看七强。

刑囚入陷,縦惡難施。如甲生人,命在戌火為主,水化刑本能尅我,三合有土計制之,或入陷地彼受制之,不暇豈能施惡於我哉。或土計自陷,又恐不能制水,
暗耗雖强,逢生反益。如甲生人,命在酉金耗為主限,逢土計不以為耗,又如乙生人命在亥木為主化暗,得宫有水孛生之,其暗反明。

四正日月,最怕西沉。如子午夘酉四正之地,為日月之垣,獨酉為西沉之地,若日月居其上,終無顯逹。

三方禄馬,最宜拱照。如乙生巳酉丑之人,命在未,馬在亥,禄在卯,三合拱照,一生衣禄不少,此論地元禄馬。

安身傍母,福禄尤佳。如土為命主,火為土母,月火同宫,不以傷身論。又如命在辰金為主,土為母,月與土同行,不以蝕月論,乃富貴格局。
奴賊臨身,妻兒必尅。如寅亥木為主,氣為奴星,若氣與月同行或傍,其人必孤。又如子丑土為主,計為奴,若計與月同行或傍,其人必受刑傷,不然夭,餘倣此。
主數遇陷,有救不凶。如木命人,木陷於子,或入金宫化刑囚,或值命限到此本受尅,縁三合有水孛,能解金厄轉凶作吉,但未免勞心耳。

母若當權,為福莫大。如土命子上立命,以寅卯為隠官之地,若有一火羅獨守在上,是母當權大吉,餘倣此。

同室操戈,必招禍變。如立命在子,不問主星,但有水火同垣,金木同位,雖彼自相戰尅,與命宫不相干,終是窘我室廬,禍起蕭牆之内也。
飛星破駕,終是廢人。凡論命必殿駕為先,假如甲辰生,嵗駕在辰金為駕主,辰酉立命,金為命主,若有火羅飛入辰宫,乃為害曜破駕,必賤人也,餘倣此。
刼殺抗衝,威烈以怒。如壬子生人,命在巳乃的殺之地,更有刑土之星於其上,是謂殺見殺,行限必夭。
三元並駕,禄又加官。如甲子生人,禄馬俱在寅,甲生人又以木為天元,是木為三元,若臨身命必顯逹,最是子丑午未命凶。

相順相生,當觀向背。如立命戌,主入丑宫躔斗九度,又有木躔斗焉,
(原注:按此下似缺數條,無他本可校。)

夫金生夏而旺於秋,水生秋而旺於冬,木生冬而旺於春,火生春而旺於夏,土乗火氣初生旺於已,每於四季節中氣前三日為旺,其日在辰、戌、丑、未為正位。故金旺木死,木旺金囚,水旺木相,土旺火休,生我者父母,我生者子孫,尅我者官鬼,我尅者妻財,比和者同類。然五行之性,各致其用,是以元星入局,福夀無虧。母曜歸巢,榮華有凖。若見財星得所,發積成家。倘或刑星當前,尅傷䘮命。遇子旺宫多顯發,子衝殺處必英雄,子可順於財星,財莫傷於母曜,興財享福,印綬滋元,反禍為祥。兒鄉制鬼,刑星有制。故逢我勝他衰,元若居財,切忌財星受死,本宫正旺母受刑,生榮有日。元如虚弱,元逢子怯,發無因,清淡守虚。子居母局,性貪薄藝。母入財鄉元局,故怕受傷元星,亦嫌受尅。元居鬼局,破耗非輕。子入元方,艱辛萬状,謀他失本,生局逢財,好事多磨。妻宫制母,元莫傷於財曜,子可逺於母星,衝鬼須當子在先,援母必當鬼在後。為禍者須逢死絶,為福者切忌休囚。妻來入母,父道先亾,母若俱生,坤宫早逝。伏吟庶出,母入兒胎,衾枕孤单,妻居夀局,尅傷離祖,鬼局逢刑,被害傷身。妻宫逢鬼,母入刑宫,情斷絶。子居鬼煞繼無親,子居鬼局尤逢死絶之鄉,妻入妻宫切忌休囚之候,妻居制局,怙恃乘離。子入夀鄉,女男多獲子星。入制,寄飬偏生。妻曜居生,因妻家敗。母居夀局,棣蕚聫芳。鬼入元宫,雁行分序。夀入夀無傷,則男女成行。財遇財有尅,則夫妻反目。兒鄉有尅,當尋妻曜長生。妻局受傷,湏㸔子星帝旺。母星入制,孤尅散離。夀曜居財,慳貪䘮失。五行相尅,便知先者受傷。兩曜相生,必是後來泄氣。先詳體用,次察尊卑,一舉纔通,萬無一失。

星经
原注:凡論星不論元官食合,不識變通造化,元者,天干之元也。如甲人木為天元,火為禄主,官者,甲用辛為官,以金為官主,以氣為官禄主,食者,甲食丙,以木食禄主。合者,甲合巳,以太隂合禄主,餘倣此。若此四星髙强得時,一生食禄享用矣。
以官魁禄馬,定人之前程。
原注:官者,以甲用辛官,以金官。次以官禄宫主,魁者,甲用羅,乙用計之例。禄者,甲禄在寅,以木禄元。馬者,如寅午戌馬在申,以水馬元。此四星髙强,得時得地者貴矣。
最喜者四角之有星,所忌者三空之無曜。
原注:四角者,寅申巳亥是也。吉星臨之,必有權柄之福。三空者,三合也。三合中無星曜,當為僧道之命,孤尅。
驛馬臨官,出祖成家。
原注:如申子辰馬在寅,命在亥宫上,官禄在寅,必主出祖成家外發矣。
禄入妻宫,因妻致富。
原注:如甲生人,命坐申宫,禄在寅,乃禄入妻宫也。木更為佳。
男命若直子午,强狠専權。
子午乃天地之中氣,稟氣不薄,男命得此,専豪傑也。
女命若立巽乾,滛冶誇色。
原注:巳為登明,亥為天乙,女命坐於此上,自誇逞色好滛。
坐貴不宜衝貴
原注:命坐亥,壬癸生人貴在巳,為衝破,一生近貴不得力。
見合不宜見滛
合者隂陽之偶也,若逢水孛争寵,嵗君與合限亦然,女人最忌。
立身合论马元,失管则徒奔走。
人命坐馬上,或有文星,或逢官禄主星,或貴元星坐其上,如人之管馬,不致奔走,若使其上無一星守照,别無人所管也,必致奔走矣。
聚財則觀庫位,無守必能敗亡。
原注:財庫者,如金庫在丑,木庫在未之例。受制及無星照,管必易敗矣。不宜輕用閑奴,此等湏還我用。若弟兄主、奴僕主來争,破我財庫,反為他所有,我將何用焉?先賢曰:善用星則易。
禄不宜破,破則貧窮。
原注:如甲禄在寅,申為破禄。若還衝破,則食禄被傷。
煞不宜真,真難磨滅。
原注:如申子辰人煞在巳,夘上安命乃真煞也。若更當令定㐫。 
孤而帶寡,妻子難為。
原注:如寅夘辰生人以丑為寡,以巳為孤,男忌孤,女怕寡
空加以亡,名利不遂。
原注:以陽為空,隂為亡,甲子生人見亥,乙丑生人見戌,此真空亡,陽怕隂,隂怕陽,犯此焉能利名哉。
刑不宜戰,戰則必刑。三刑帶煞,必然刑害,合不宜衝,衝則必破,合還衝破,作事無成,論刑必論煞,刑煞重而煞難當。
原注:如申生人,寅上安命,寅刑巳之申,是犯三刑,巳為刦煞、的煞之地,限到此,何以當之,如更金星當令,居之㐫矣。
論官必論魁官,魁顯而官清貴。
原注:如甲生人,以辛為官,以金為官星,以羅為魁,逄生旺當時,可居官享福矣。
既参官星夲宿,當以太陽而相參。
原注:官星又是官禄之主,縁何以太陽而相參?盖天盤午宫,以日為官星,以此參之。
湏論刑煞星辰合以天煞而互論
(<星经>星光点校后记这段星经实际出於七政四余命理《玉衡经》里的一部内容,《星平会海》、《张果星宗》《星命朔源》等书均有收录,而其注解有不同的解释,如在《张果星宗》注以官魁禄馬,定人之前程。云:官即甲气也,魁即日月也,爵即子土也。有兴趣的易友可以参互看,对理解原文有很大的帮助。另外此处星经只录入三分之一的内容,还是其它版本为准。)

日月並明論

日之與月,其次舍在天相近,故在子午卯酉四正,子為帝座,午為端門,卯為明堂,皆日月所居,酉為西沒之所,人生身命在此皆富貴之人,安命在午,日在巳,月在未,為隂陽夾命。日月在男女,遷移夾拱有力,必有權柄。日午月子,日邜月酉,皆貴命。日子月午,月卯日酉,皆賤命也。日居月度,月居日度,亦反背也,其人必庶生二母。日生忌火,夜生忌土,亦當以標本論。詩曰:十二宫中不言主强,云:晝忌火,夜忌土,何以不忌水、木、金?是致五星皆莽鹵。行限若是見日月,妙不可言,或限中日月夾拱皆致福。火羅犯日,土計犯月,皆損害六親。朔日蝕,望月蝕,皆在日月度,不夭即盲啞之人。日月同在命宫,其人多貴。巳為陽極,月不宜居。亥為隂極,日不宜居。月巳妨母,日亥妨父,日月拱命、拱二主皆貴。拱田財必内發,拱遷移必外發,拱妻子必得賢妻子力,拱疾厄必少疾病,以類言之,百無一失。日為主躔木度,月為主躔土度,皆失也。
日月二曜乃君后也,初不為害,於人而闗人之夭夀,何歟?葢日月命身之主受傷故也。若日月為身命之星,當生却被羅、計於紧闗攔截,掩其光彩,或闗煞來犯,或孛火土化惡,羅計夾輔穿釣,有如此者,非特日月受傷,而吾之身命亦受傷矣。至若太隂為身命中之主,尤其紧切,葢月是身,若是惡星來釣,是攘其所主之主矣。豈不為南柯夢中人也。

太隂论
夫命取太阳安命,以明其体,以太隂为身,以明其用。命则人所可同,身则人所不可同。如命宫诸贵富格,贫贱格,与此身无浅深,皆所不论,必湏与身有干系深重方是。

太隂九行说(星光注:下文括号内文字为原注文。)
月有九行,以黄道为经纬之主,青道二出,黄道东赤道二出,黄道南白道二出,黄道西黒道二出,黄道北四时更可随黄道而变迁,春黄道始於东,夏黄道始於南,秋黄道始於西,冬黄道始於北,其日又南陆北陆,又是随天道而旋也。以九道捷法,推之四时太隂所经之度,立春木(黄道)、火(青道)、土(黑道)、金(赤道)水、(白道);立夏火、土、金、水、木;立秋金、水、木、火、土;立冬水、木、火、土、金。(以上五行系月所经由之地,以此推其黄黒道,如太阳则从月,火冬则从水论。)论命以日月为身,所系考九道晦明。如人身生世而禀赋厚薄,随形所寓而为吉凶,黄道内得五星之吉为福,气、计、孛、罗为减力,葢四馀暗道之曜,非黄道所可见也。见则必掩晦,黑道正四馀得志之所,又非五星所可从也。黄道为人聪明清和粹羙春风和气洒落通变,赤道太阳扬辉之所,为人多权畧,任势敢为。青白道多清洁有风节廉操,进退以礼。大抵青白道为孤髙之所,若更命局与当生孤刑煞局,无禄贵驾殿者,必孤尅。更空亡刄碎交横,必是僧道。有吉局亦必是艰难中起。黄道虽弱,亦可为吉,但怕黄道遇掩晦,是月行於天,而片云蔽之甚,巳其昏晦也。黑道愚而好自用,贱而好自専,心髙无寔,志大无成之人。大抵専系於九道之内,次参得何星之用,如妻主内助,而起亦由内亲而成功名。田宅主得父母力,财得财官主贵,更参诸局无失矣。假如太隂度娄,娄金也,当以金星论。如金星得垣占髙强,有夹拱与禄贵驾殿相系,更见土星之吉,立命在巳人必大贵。如金星失躔,为他星所断或截其脉,不与禄贵驾殿相系,却与羊刄刼煞相干,此又下贱矣。如金星失道,太隂得夹拱,或见黄道所喜之星,禄马殿驾贵人相渉,亦为吉命。如金在辰升殿,当官禄或火在申子辰当令,或难值此,不可以身主居官断之,葢受火之欺,为令所役,为官所驱,何福之有。若更有土与火之脉相贯穿,此又转凶为吉之道,葢火欲伤金,见土则反火生土,土又生金矣。挽囬一团福气。金在土宫却㸔土是何宫主,妻得妻力,男则得男力,官则贵,福则富,乃土为持重之星,有培植之功,为人亦有持久之福。若为火所燥,无土挽囘凶熖,为人多受漂忽震荡之祸,得吉犹凶也。若金见水却㸔水是何宫主,田妻男吉,官福尤髙,是身得此福,若生无用之星,奴仆兄弟无益於我精神气脉,为彼所窃,平生为人无力,以小失大。如金见木为财,看是何宫主,妻得妻财,奴得奴用之类,活法推之,无不中矣。

太隂引从夹拱
引从夹拱,当辩其(星光注:原文当下,根据《星学大成》文,改为当辩其孰吉孰凶?如月度娄前三十度,内有吉星为引,後三十度内有吉星为从,引以逺者为吉,从以近者为是。前後夹拱匀停,不论何星多寡,皆为引从夹拱。但看叶和争鬬如何耳。前引後从,又要无求太隂之前不以多少,(星光注:原文不以,根据《星学大成》文,应为不拘为是。)近前一星以之为主,若前面之星与所主之星与日月有伤,此为下贱,若日与官禄贵殿驾职元会,无非富贵。前後拥从停匀,所主之星与月相得,前面诸星相战争,只要不伤月前主星,不碍其为名利。若三合钓来,亦如此论。但当明剖合道望道之说,在月前为紧,富贵皆独力为之,不藉他人合道望道,必因人而成,此二项望衢可成功名,合衢非仰他人则不可,(原注:二句未觧疑有悮字)贵格亦是荫官,拱夹中亦有福,如夹吉则吉,拱凶则凶,又在详推之也。

太隂犯殿伤宿
犯殿者,主为下凌,恃权而犯殿。伤宿者,上刚下暴,各恃其力。如太隂度胃,而罗、计占昴、毕二宿,昴毕日月也。天之日月,人之君后,罗计乃黑道旺暴之星,犯其日月,幷前有此㐫星,安得不凶。伤宿者,如太隂在胃,立命在子丑,木星在月前,身命皆系乎土,木将来伤之,退度尤凶,主为人犷狠愚执。更当羊刄、刼煞之类,必是凶恶之徒,当受刑法,否则夭折。又有此格而富贵者,乃坐禄马、贵垣、殿驾、庙旺、日月聫格,有以伏凶星之势,虽犯殿不妨也。推者宜加详审,不可以一槩论也。
太隂譲殿之说
让殿者,如人不临室而逃别处。所譲之殿,有吉则福,有凶则祸。如太隂度昴毕二度之间,诸星在翼、轸之类,独譲张宿在中,或月度翼,诸星在栁亦是。前为紧,後为缓。当禄贵、殿驾为贵富。中间更有金水各一星在张宿,谓之一星朝后,星之留守护垣,此至吉也。若譲殿有土、计、罗、孛类,不谓朝后,谓譲殿受坎,此凶格也。

太隂出垣入垣
罗计界出太隂,若登殿驾禄贵者吉,居煞者凶。月乃桑星,有晦朔玄望,全藉诸星辅之,日生宜木、水、气、日。夜生宜金、孛、计、火、罗。在太隂之前後见,最怕隂阳反背,诸星失志,太隂前有吉星,相近禄贵,後有恶煞,赶趂尤吉。(星光注:原文尤吉,根据《星学大成》文,应为尤急为是。)





通关例
从卯上起子逆数,以丑加寅,以寅加丑,卯加子,辰加亥,巳加戌,午加酉,未加申,申加未,酉加午,戌加巳,亥加辰,子卯相通,丑寅相通,辰亥相通,巳戌相通,午酉相通,未申相通,如人立命子,通闗夘,若夘宫有禄贵殿驾,有火罗命母,则一生吉利。如通刄刼破碎,有木气鬼星,则一生迍蹇,学者宜知之。

限入空关
限入空关,作神煞星辰,辽远又无情,流年冲到招隐煞,定作南柯梦裏人,限到当生所在煞上无星,主事两旁三合之星亦复辽远,即为空限。若火、罗、计、孛持战於此限之正度,即为梦蝶人矣。
生时限身命二位,若值气木星守之,宫主出在闲极位,故为僧道。如更入庙旺及生时在贵科,必主为髙上僧。如罗独守主大权,夜生土、孛尅身,後必还俗。如犯刑煞主徒流归俗,如有救神即免。
凶星如忌。如夺固凶星也,金、罗、计、孛、火、土化恶亦恶。一恶星在後行,紧闗末闗将尽,又有一凶星初闗紧闗方来,恶星光芒相射,必为薤露人矣。又如刚星得田财战鬬,或刚星聚吉战鬬,相尅得气救觧,只恐气之光星一出,或忌或夺来迎,皆主大忧,亦速死无饶矣。
金星带煞,遇罗星二煞相生,奈倒评老幼反常浑不利,阎王来诏入蓬瀛。金星带夺於闗内正度,或锋鋩交承之际,或火土二煞星为主限,而金、孛、罗兼,老人遇此於生旺,少年逢此於死绝,此等格局多死。

金牛灵台诗
限主还元大可愁,五星带夺煞同谋,更兼忌曜来助虐,此命湏登白玉楼。倒限之法,夺星为第一,夺星行限逢气生起,或宫主相生,或化恶背时,决然倒限。火土名忌乃煞星也。二星相㑹谓之二煞同谋,最为㐫害。此等格局,虽有过北斗之资,亦难买无常之厄,如忌夺相㑹相尅,谓之二煞,是反目十度之外相逢,不过见灾而已,虽䘮亡亦可救也,如行限过之死无疑矣。      

煞星带刄
火土双星带刄来,那堪垣庙两和谐,流年太嵗来冲倒,任是公侯也受灾。
火土二曜乃煞星也。况又带夺。其恶尤甚。又且得经得垣。加之太嵗月将冲动。为祸不可胜言。限行到此,虽有扁鹊之智,亦不能救。若二星身带刄、破碎、的煞决不善终。

论倒限
太嵗为众煞之主,统众煞行於黑道中,所以为灾不违时刻,看人夀夭、穷困、终身、凶吉、婚姻,身命宫位日月命主俱落煞乡,更煞神拱夹,又占髙强,纵或得福,皆非长乆之道。限入煞乡,未免死於非命,或吉为凶神所恼,凶为吉神所临,刑害可知。宜加详审,故有十忌;一忌破禄;二忌空亡马;三忌太嵗当头;四忌坐煞向煞;五忌煞星得志;六忌限入鬼乡;七忌粧鬼局;八忌二煞夹限;九忌命主受制;十忌母星尅令。立命行限此十忌,为凶至惨。《经》云:夀元不求定休论,处世多屯常冷淡,若见当生日月命主俱各受制,大限方入煞神之初,或出煞神之末,不见救星来,未有不凶者。今分诸煞旺弱为诗二十首於後;
刼煞元来是煞魁,身空命主不湏来,若为鬼局应当死,煞曜临之不必猜。
若是无星居此位,更於三合细推排,天盘加得凶星到,命似风灯不久摧。

要知三煞最为凶,直难同临不善终,三合无星更湏忌,煞星切莫又相逢。
日月二曜同居此,官禄临之祸愈隆,大限相将离煞尾,黄泉之下定行踪。
( v9 [* {: X2 ?" c9 v
煞中羊刄最为凶,身命同临主破刑,大限一交当畏惧,煞星在上恐难行。
若无㐫曜尤当忌,局势参详判死生,三合更加神煞拱,纔离羊刄入幽冥。

皆言七煞是亡神,莫道亡神祸患轻,身命若还居此地,贫穷蹇滞过平生。
凶星恶曜加临到,大限浑如履薄氷,三合更湏明审察,煞来夹拱更难行。

已中的煞金生处,煞气严凝人畏惧,莫教刼煞又同宫,便主黄泉寻去路。
若为水命土星到,粧起煞神真局势,世人莫只忌秋生,四季生人尤可畏。
, x) E( m6 U% D
酉中的煞旺中金,金气秋霜煞气深,羊刄若还同到此,煞星日月不湏临。
若非恶气湏言夭,大限纔交便促行,太嵗当头又冲动,此身安有可延生。
的煞如逢在丑宫,煞神归库不为凶,更加三煞幷羊刄,限数存亡顷刻中。
若是亡神煞星到,虽煞不死也为凶,若为日月三方拱,祸患忧危更不同。
限星不入煞神同,日月三方拱更凶,两煞夹之尤可畏,天盘加到祸重重。
午宫坐命尤嫌木,亥上还为八煞宫,不必木星同到此,水星若到亦当终。
局势尤当子细推,世人不识此天机,煞星不到还湏忌,鬼曜临之限亦危。
设若太隂居鬼局,才交限局便倾危,更加刼煞幷羊刄,煞在天盘祸不迟。

星家倒限有真机,第一先将煞曜推,切莫一途拘泥着,湏看命主有无亏。
命星安稳无刑尅,此身平善寔无疑,若为命主遭他害,任是神仙也皱眉。

欲识煞神停力处,二煞中同人畏惧,更看加合反复宫,煞神飞到诚为虑。
縦然煞星不加临,湏忌行年太嵗侵,行年煞星照临着,天命倾危不可禁。
刼煞怕头三煞尾,羊刄两头皆要忌,羊刄若在相貎宫,破相毁形端的是。
此煞排归八煞中,太隂飞到为凶比,羊刄刼煞扶两旁,祸起之时难可避。

煞若飞廉凶又凶,莫安身命在其中,欲知鬼局十分重,命主隂阳不可逢。
此煞不湏和合看,只将地局究其功,若还行限临其地,煞曜临之不善终。

煞神不可例言凶,煞落空亡迥不终,日月不临命不到,煞星不在命无凶。
若还限脱煞神尾,必定为灾福不隆,此是天机真妙处,根基浅薄祸无穷。

煞星难曜分生旺,春夏秋冬仔细推,若是煞星来秉令,也分昼夜论安危。
若为反背湏还忌,夀算摧残祸有基,刃煞更临人畏惧,此身安有百年期。

寅丑二宫中立命,隂阳合作难星看,夜阳昼月诚为忌,煞位相逢限不安。
若在贵人幷禄上,也湏减力命凋残,若还煞拱凶尤甚,限数初交死不难。
若论闾浮死恶人,命身俱各值凶神,煞星入命命入煞,日月临之必害身。
更怕煞神来拱夹,刑囚为煞更相侵,必然死在刀兵下,命似残花满地零。
人行空限无星照,限若无星福不生,加合通闗煞神至,煞神在上空难行。
非惟贫困多凶祸,破荡田财似水倾,限度若临天命绝,纵然度得也伶仃。
煞曜从来怕冷窥,飞光落影是先机,若还大限行临此,隂府王官立限追。
馀曜为凶凶更甚,度躔黑道祸相随,五星为煞分强弱,受制还湏见福迟。           
日月同居官禄宫,限星入此福偏隆,若还入到中间度,称意中亡总是空。
不必煞星幷煞局,刑囚为煞更相攻,欲寻倒限真奇诀,惊倒人间学术翁。

杂论倒限
限度尤防直照临,如限是土度,忌见真木加,以限主宿弱,倒限流年煞星添力亦然,三合尤切。限度防战闘,火头孛尾皆为大灾。若计孛凶星一迎一送,决主倒限,本宫三合仔细详之。亦有当生限无星辰,被流年凶星尅倒者,凶星战闘者,如火孛、水计、计孛、孛罗等亦倒限。人命忌星行限,十有九凶,日生火,夜生土,为煞则灾重,纳音逢夺必有重灾,限行到此,更逢为煞必死。为主之星不论化气,会主之星复论化气,煞星若化气,为祸亦轻。若化凶尤紧。木星化吉为福大,化凶为凶,亦屡照命限者,主尅至紧。

聚煞交戰
火計金羅孛土同,更兼忌奪二星攻,假饒得氣中間救,光景無從亦主凶。
火、孛、計、羅皆剛星也,若三剛互戰,使根基壮亦無益也。縱得氣木來救,光彩一出不復救觧,又更詳其命如何,(以上原本題曰星命總括)

论身居富贵平生多灾
主星不陷,只是疾厄主星与囚星入命,故多灾。或太阴被土所制,日被火罗所制,必主流刑带煞。如福德宫有庙旺星,其人只多灾,亦不至犯刑,不然亦得贵人救也。

论人有吉庆被生灾祸
身命宫犯暗刑囚杀,虽官禄宫见吉星,凡遇吉庆,则有凶灾。如官宫见恶星,身命无刑煞,又见吉星,或居贵人与福德宫,宫主在命宫庙旺则无灾,一书云:先贵后贱,根基既好,但财星失时地,而官星限又好,至好限必贵也。若是官宫来吞本主,或凌本主则无官。(按以上原本题曰星命总括续集)

星命总括卷中    辽      耶律纯   撰

太阳 
一太阳者,午为正宫,星为正垣,乃太阳为主也。如房日火也,虚日土也,昴日金也,皆有所属,乃日之次舍。若正月酉时,四月午时,十月子时立命在午,在正垣,亦谓日居日分升殿也。却不喜居于心危毕张,则为日入月宫,阴阳反背,偏生庶出之人也。日为君,出则有金水之佐,金用官星,水为福元,前引后从。太阳不宜独行无辅,皆贫薄之人。未申酉戌亥时生于他宫见太阳,亦宜有辅,皆可取也。无辅皆贫薄之人也。正月酉时生人,太阳在子,谓之移乾就湿,二月申时生人,主人疾厄,木气强者多主疾病。

太阴
五太阴者以未宫鬼度为太阴正垣,乃午与未合,日与月配也。其次则心危毕张,谓之偏垣,为五太阴也。月为身宫,论生克之妙者,以月所泊,详其傍母傍母。五星中以月最重。若更立命为五太阴者,尤为利害,益甚身宫命宫度主两系焉,吉则两吉,凶则两凶,其可忽乎。五太阴中以张月鹿为第一宫,何则?未与午合,取日为远,张邻为星,取日为近。午为一阴始生,月喜居之,次则危对星日,心毕皆与日度相连。月非日则无光也。若命度张月加以近望,夜生之人皆大富贵,一生无忧。夜生而在他宫立命,月躔张者,主一生安享。命在张月在毕危心,或四月度立命,月亦在四月度者,皆可起家发财成立也。最喜金水孛月会金,为金助月华,会水为水涵蟾魄,会孛为太乙抱蟾,皆为贵格。惟女人独喜一金星伴月,遇水孛近身,皆无贞烈,故日生喜太阳,不可独见。夜生喜太阴,却喜独见。中旬三更之月最为圆洁,诗云:残星伴月落边城,月到中天分外明,满天诸宿皆沉没,惟有团圆月照人。五更旦气十分清,斗落参横日未升,相随宝月上河汉,惟有长庚伴月明。丑寅时生人,金月相随,皆文章明盛。却不宜木为命度主也。

 ͬ
王彪先生,长春周易专家,现任国际易学文化研究会吉林分会副会长,长春周易学会常务理事。